为保乌江通航 乌航人抢抓时机昼夜施工

来源:法治贵州网
作者:王小勇 何山
2016/11/09
为保通航,施工队还在昼夜不停的施工中

  夜已深,四周除了潺潺的水流声,一片沉寂。拍打船沿的水声渐息,摇晃的船舶也恢复平稳。

  “终于可以动工了!”刚躺上床并未睡去的张友明跳了起来,招呼船员醒来。一时间,发动机轰鸣声打破平静,探照灯点亮夜空。收揽、挪船……20多个船员各司其职,准备动工。

  张友明是贵州省乌江航道(通航)管理局思林电站枢纽应急抢通现场指挥,被大家亲切的称作“船长”。为了保障乌江通航,他和船员们在此已经“守”了两个多月。因为白天水势大,他们只能深夜1到5点,在电站蓄水、下游水势平缓时施工。

  深夜1点,发动机、探照灯开启,准备作业

  一直未睡的张友明,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为实现省人民政府明确的乌江2016年全线试通航工作目标,贵州省乌江航道(通航)管理局抢抓时机,抽调精干力量,调集施工船舶和相应的机械设备,不分昼夜全力开展航道应急抢通施工。

  张友明所在的思林电站枢纽段,便是其中之一。

  昼夜施工,从水势变化中抢时间

  刚开工时还是夏季,可以赤身上阵,现在天冷,大家已船上冬衣

  思林电站枢纽位于思南县上游十公里,近些年,因为修建电站,思南县曾经一度繁华的水上交通中断。在全省乌江通航的大背景下,乌航局于9月初派驻了近20人的施工队,在此昼夜蹲守,抢抓时机打通电站引航道口,确保年底顺利通航。

  本次应急抢通作业点位于乌江鬼错路C2660断面至思林枢纽下引航道口门区约1.5公里航道水域,按照Ⅳ级单线38米标准,采取钻孔爆破和裸露爆破相结合等方式,炸除航道内的明礁和暗礁,用抓斗式挖石船和运石船配合清渣,拓宽加深航槽,归顺岸线。

  为此,乌航局派驻了3艘施工船,一艘负责钻孔爆破、一艘负责采石挖掘、一艘负责运输。其中,挖掘船是主体,船员的生活区。

  作业点在电站下游,紧邻大坝。由于电站蓄水和放水时间不确定、无规律、无相对恒定流量,航道水位陡涨陡落,留给施工人员和机械设备撤退的时间十分有限。

  每次施工,从发动机启动到船舶挪动到指定位置的准备时间,都至少要半个小时。为了在水势达到要求后能及时动工,他们把三艘施工船直接停在了河道中间、导流洞口,分别用缆绳固定在前方隔离墙和左右两岸,施工时只需收放缆绳,即可把船舶移动到指定位置。

  即便如此,每天有效的施工时间也常常只有四五个小时。因为思林电站基本上是白天放水发电、夜间关闸蓄水,水位昼涨夜落,大多时间只能选择在夜间凌晨施工。

  “白天流量大,水深可达7、8米,挖机挖不到。只有在流量降到300—500(水流量值:立方米每秒)时才能施工。”张友明说,但这也不是固定的,不是每天晚上准时如此,因为水势会一直变动。

  每天,船员们都要去探测水位,好找时机施工

  每次水势变动,电站每天都会给他们发来信息,“一天有十多次”。但常常看到水势回落,准备施工时,水势又涨了,人员装备又得紧急撤离。“有时一个小时就会变动两三次。”

  因此,除了电站每天会发来关闭闸的时间通知外,常需要靠经验判断。经近两个月来的昼夜蹲守,张友明和他的船员们对当地的水势变化十分熟悉。“靠听水流的声音就可判定是涨还是落,水位大概有多深。”

  施工船固定位置,准备作业

  “水势大、水位高了不行,水位低了船舶又有搁浅的危险。”在船员们心里,300和500(水流量值)一直是他们十分敏感的数值,因为只有在这个流量期间,他们才能抢抓时机动工,争取早日完成工程,回到陆上。

  这样,他们一天24小时都得在船上待命,“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

  像在部队一样,随时待命,吃喝拉撒都在船上

  “这种感觉,就像在部队上一样,随时待命,听到发动机响就仿佛军号召集大家紧急集合一样,大家全部回到岗位。”船员安尊曾在部队上当过兵,对这样的场景很有感触。

  夜间作业时间快到了,队员们抓紧修理线路,准备施工

  其实一开始,安尊对于船上作业十分不适,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在船上施工。

  船停泊在河中,上岸要靠摆渡,十分不便,船员们一天24小时都只能呆在船上,平时走动的地方只有几平米的甲板。加上常常只有有限的几个小时可以施工,漫长的时间无处打发,这对于年轻好动的安尊来说,无疑是场“灾难”。

  “白天除了睡觉,基本找不到事儿做。可白天水势湍急,船舶晃动厉害,很难睡着。”用安尊的话说,乌江河边长大、水性极佳的他,没想到一开始还晕船。

  最难熬的是晚饭过后,没有施工,大功率发动机停用,船上只保留了有限的灯光。“船舱外一片漆黑,出门经常被甲板上纵横交错的缆绳搁到。”安尊卷起裤腿,小腿上至今还留有多处伤痕。

  11月已入冬,而船上,因为靠近水边,加之河风肆虐,夜间更是寒冷,船员们已经穿上了冬衣。

  船上,有一个取暖的电火炉,但只有大功率发动机启动时才能开,而大功率发动机只有在施工时才发动,这时,大家都在外面施工作业,所以,几乎成了摆设。

  冬天冷,夏天在船上又是另一种遭遇。“刚来时是9月,夏末时节的飞蛾特别多,晚上一开灯,都是蛾子,有时一说话,就钻到你嘴巴里,特别恶心。”

  刘遵权是船上的“事务长”,一船人的日常饮食由他打理,大家都亲切的叫他“忠叔”。

  船上的生活区

  买菜要到十公里外的塘头镇上,碰到赶场天食材才相对丰富,而当地每隔5天才赶一次集。

  “这还不算,刚开始对水势不熟,常常烧了一锅水准备下米,突然水流晃动船身,开水溅出,经常被烫伤。”至今,刘遵权的大腿和手臂处,还留有多处烫伤的痕迹。

  于是,刘遵权也跟着船员学习观看水势规律,看准水势相对平稳的时候烧水煮饭,不过饭点常无法保障。

  “其实,就算准时做好了,大家也不一定能得吃,因为随时可能施工。”刘遵权说,经常是炒一大锅菜,大家轮流来“舀”了吃。夜间宵夜,大家都是吃泡面,因为方便。

  抢抓时机保通航,他们两个月“未离船”

  难得白天水位回落,抓紧清理沙石

  两个月,船员们几乎都是这么在船上过。用张友明的话说,每个岗位24小时都必须有人在岗。

  魏忠仅有的一次离岗,是他刚出生两个月的双胞胎孙子生病,心中挂念,告了半天假,回思南县城的家中看望孩子。

  而这,他也是根据水势,选中午水流较大无法施工的时机回去的。当天中午饭前去,两个小时后赶回,只匆匆看了孙子生一眼。

  魏忠是船上的“水手长”,除了负责甲板上的工作外,48岁的他对船上作业很有经验,是队里的技术担当。

  酷爱游泳的他,一直保持每天下水的习惯。刚到岗位,他就在游泳时摸清了当地的水情,岸边的石头、水底的河床、暗礁一清二楚。

  船舶固定和移动、挖掘机作业时挖哪里,由他引导;挖了多深,由他负责用标杆丈量。“我们团队,离不开他。”张友明说。

  每一个船员都离不开,也没离开。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抢抓时机,做到施工进程的最大化,他们一直都没离开过。

  因为水流起起落落,工程动动停停,从分流洞到引航道300多米的施工距离,目前只前进了三分之二。

  每天挖一点,哪怕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的作业时间,哪怕只前进一米,他们一直都在船上,时刻准备着,看水起,等水落。

  今年年底要确保通航,这是全省的目标,也是乌江航道局每一个人的任务和使命。

  据乌江航道管理局副书记、副局长王启乔介绍,乌江是国家4级航道,今年年底要保证通航,至少要满足500吨船舶的通行,而这,要每一段航道都要满足1.6米的吃水深度。“现在,其他地方都可以了,就差几个电站库区下游的引航河段了,今年,一定要搞完!”

  乌江,这条养育了思南古城几百年繁华的母亲河,这条曾一度停航的黄金水道,正在乌航人夜以继日的不停努力中,恢复通航,期待着往日船舶纵横、千帆过往的繁荣。(记者 王小勇 何山 来源:法治贵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