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法治贵州网 > 以案说法

高速路上撞牛,车主损失谁来赔?

2018年12月18日 01:22 来源:贵州都市报

  大家都知道,行人、牲畜以及非机动车不得进入高速公路。一男子在高速路上正常行车时,路边却突然窜出几头耕牛,他虽然及时采取相应措施,但仍避让不及而撞了上去,造成车辆受损耕牛死亡。

资料图

  车子遭受了损失,又找不到牛主人,男子不知该找谁来承担损失。于是,他将高速公路管理局和高速公路公司告上了法庭。

  近日,云岩区法院审理了此案。

  高速路撞牛,车主状告管理公司

  王飞今年44岁,2017年12月,他在高速路上正常行车时,突然从路边窜出几头牛,王飞虽采取紧急措施,但因距离太近避让不及,碰到了行车道上的一头牛,造成了王飞的轿车车头右侧受损且一头牛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

  事故发生后,王飞却找不到牛主人,他向交警部门报了案,交警部门为此次事故出具了《事故证明》。

  王飞认为,高速公路应该是全封闭的,除非是运输中发生事故,否则牲畜不应当出现在高速公路上。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部门应负有安全保障高速公路安全、畅通的责任,因此高速公路管理局和高速公路公司应对自己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随后,王飞向高速公路管理处邮寄《损失见证告知函》,将事故的发生经过告知该管理处,并告知对方到他修车的修理厂对车辆的评估、修理进行现场监督和核实。

  但该管理处签收邮件后并未对邮件予以回复,也未到修理厂。

  2018年1月,王飞对车辆进行了维修,并将高速公路管理局和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对方赔偿他花费的材料费、修理费、差旅费、车票费、汽油费以及因诉讼导致发生的费用,合计12万余元。

  高速公路公司:应由牛的主人赔偿

  庭审中,高速公路公司辩称,本次车辆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应由牛的主人承担,而且王飞在该次事故中的驾驶行为本身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他在事故的发生和损失的扩大上有一定的过错。

  高速公路管理局认为,事故责任应由牛的主人承担,并表示高速公路管理局行使的是对高速公路行业管理的职能,没有具体的公路养护、收费职责,高速公路管理局不具有安全保障义务,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高速公路管理局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云岩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王飞驾驶车辆通行事发高速公路,领取了通行收费卡,就与该高速公路公司之间形成了通行服务合同法律关系。

  本案中,高速公路公司在履行合同义务过程中,未采取必要措施防止牛上高速公路,致本次事故发生。高速公路公司的行为违反了为高速公路使用人提供安全、快捷通行环境的合同义务。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高速公路公司应该对王飞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高速公路管理局作为行政主管部门,只负责有关行政事务的管理,并未参与高速公路公司的经营活动,故其并非通行服务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其对原告因涉案交通事故遭受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王飞主张的经济损失,虽高速公路公司有异议,但车辆损失未作鉴定的责任不在王飞,该费用确已产生,有发票予以佐证,法院予以认定。

  因王飞主张的差旅费、车票费、汽油费以及其他因诉讼导致发生的费用,部分有票据,法院酌情支持2000元。

  综上,判决高速公路公司赔偿王飞11.8万余元。

  (本文案中人名系化名)

  法官说法 高速公路公司负有保障道路安全畅通,及时清除安全隐患的义务

  大家都知道,行人、牲畜以及非机动车不得进入高速公路。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七条规定,“行人、非机动车、拖拉机、轮式专用机械车、铰接式客车、全挂拖斗车以及其他设计最高时速低于七十公里的机动车,不得进入高速公路。高速公路限速标志标明的最高时速不得超过一百二十公里。”

  本案的主审法官,云岩区法院法官介绍说,车辆通行高速公路,领取通行收费卡,就与该高速公路管理经营方形成了通行服务合同法律关系。

  在该法律关系中,车辆驾驶人的合同义务是按有关交通法律法规的规定遵章行驶、交纳相应高速公路通行费。高速公路管理经营方的合同义务是根据有关高速公路交通管理的规定,按照高速公路通行安全、快捷的原则,加强对高速公路设施、设备的维护与管理,防止危害通行安全行为发生;加强对高速公路的巡查,及时发现和制止危险驾驶行为,为高速公路使用者提供一个安全、快捷的通行环境。

  本案中,高速公路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组织企业进行高速公路及附属勘察设计、建设、维护、管理、收费、组织运输服务、施工机械、交通工程设施及材料、车辆及机械维修、高速公路建设咨询、论证、建立服务;引进开发新技术。

  高速公路管理局为事业单位法人,其宗旨和业务范围包括:为全省高速公路的畅通提供保障,承担高速公路路政管理行政执法、路产保护和路权维护、车辆救援、超限运输治理等工作。

  本案中,王飞与高速公路公司之间形成有偿提供通行服务的合同关系,高速公路公司负有保障道路安全畅通,及时清除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的义务。因高速公路公司没有完全履行合同义务,给王飞提供安全通行环境,造成王飞在高速公路正常通行期间遭遇交通事故,并造成经济损失,理应承担违约责任,并赔偿相应损失。

  而因事发当时,该高速公路已经实际由高速公路公司经营管理,高速公路管理局作为行政主管部门,只负责有关行政事务的管理,并未参与高速公路公司的经营活动,故其并非通行服务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高速公路管理局对王飞因涉案交通事故遭受的损失不负赔偿责任。(作者 孟剑飞 来源:贵州都市报)


作者:孟剑飞 编辑:宁坤昊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