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法治贵州网 > 法治人物

杨吕驰:待民如亲的交警中队长

2018年11月29日 11:38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倪淑琴 通讯员 徐伟 潘静)2010年到2014年,短短四年,杨吕驰处理了2000余起简易程序交通事故、300余起一般程序交通事故,成功化解矛盾纠纷300余起,破获交通肇事逃逸案20余起。

  他深知当一场灾难从天而降时,死者家属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们唯一期盼的就是人民警察能为他们主持公道,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说法。因此,他总是以一杯热水、一张笑脸耐心地向当事人及其家属解释事故情况,以真诚的笑容抚慰家属的心灵创伤。

  他认为:“笑容可鞠,待民如亲”应当成为交通事故处理民警的必修课。

  连续几个月不休息的办案能手

  面容黝黑的杨吕驰,典型的彝族汉子的长相。今年33岁的他参加工作有八个年头了。2009年毕业于贵州警官职业学院,2010年考入金沙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分配到事故处理中队。

事故现场取证调查

  2010年,刚参加工作的杨吕驰,有的是无穷的精力和对工作的无比热爱,出现场,查线索,调解纠纷,处理善后……有一段时间甚至连续几个月都没有休息过一天。

  热爱公安交警工作,又肯认真钻研交警业务,对工作兢兢业业、不辞辛劳的杨吕驰,处处以人民满意为工作标准,努力提高执法水平和服务质量,着力塑造交通民警的良好形象,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满意和同事们的认可,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工作业绩。

  2010年,杨吕驰获得金沙县公安局“先进工作者”称号;2011年参加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的安保工作,获得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安保工作个人嘉奖;2012年,荣获毕节市公安交警系统道路交通管理先进个人。由于表现出色,2013年,他被任命为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

  2013年至今,他处理了一般程序事故(死亡事故)150余起,破获交通肇事逃逸死亡案件3起,成功化解矛盾纠纷50余起。

  从一件工作服查出肇事逃逸车主

  2013年10月18日凌晨1时57分,交警大队接金沙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称:“刚在金沙县城关镇河滨路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行人受伤已送至医院救治,肇事车辆从现场逃逸。”杨吕驰立即和值班民警赶赴事故现场及伤者就医医院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在现场勘查中,找到两件遗留物品——一把蓝色雨伞和一个黑塑料袋。

  通过对周边群众的走访调查获知,肇事车为一辆轻便二轮摩托车,车身颜色为棕色,车尾部固定了一个浅蓝色塑料箱,事发时车上有两名男子,事发后往金沙县城关镇三叉路农业银行方向逃离。而此时,医院调查组反馈事故中的伤者伤情严重,处于昏迷状态,不能提供任何线索。

  杨吕驰当即将上述情况向大队领导汇报,随即将办案人员分成三个小组,一组迅速赶赴县局110指挥中心,调取事发路段的视频监控资料并进行梳理排查;二组以现场遗留物(黑色塑料袋中的一套服务性行业职业工作服)为切入点,在全城娱乐、休闲、餐饮等场所的服务员服装中进行细致比对;三组继续扩大对事故现场周边的走访范围,查找目击者,获取事故线索;同时,派专人在医院等候,密切关注伤者的情况,及时反馈信息。

  当日早晨6时许,医院传来伤者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

  伤者死亡,意味着案件性质立即上升为刑事案件,同时也让办案人员更加痛心,大家将这份痛心化作了动力,更加坚定了破案的信心,全力投入到案件的侦破工作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大量的走访排查,办案人员终于在当日8时许在金沙县城关一家KTV比对上现场遗留的工作装,并对KTV的所有工作人员进行了逐一排查,找到了事发时乘坐在肇事摩托车上的乘车人熊某。

  通过熊某的陈述与现场监控摄像资料对比,锁定了在该处KTV上班的王某有重大嫌疑。而此时王某本人已不知去向,其所使用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办案人员立即展开对王某的家庭关系及社会关系的调查,通过熊某的口述,了解到王某系当地人,现交往有一个女朋友袁某。办案人员找到袁某后,袁某告知,王某于事发当日早上9时许离开金沙县,已在前往外省打工的途中,而且其已将肇事摩托车变卖,具体买方是谁不清楚。

  嫌疑人锁定了,但人却不在,只要人一天没有到案,案就一天未破。

  通过办案人员对犯罪嫌疑人王某家属进行工作劝导,在公安机关强大的查缉攻势压力下,王某于10月27日晚在亲属的陪同下到金沙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投案。经审讯,犯罪嫌疑人王某对10月18日晚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在金沙县城关镇河滨路路段撞倒行人方某某交通肇事逃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将其变卖的肇事车辆查获。

  至此,“10.18”死亡交通肇事逃逸案成功告破。

  “笑容可鞠,待民如亲”应当成为必修课

  记者问杨吕驰,工作这些年来,感觉道路交通状况有什么变化?

杨吕驰日常工作

  “现在公路修得越来越好,道路交通状况明显地改善,与参加工作时比,每年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呈下降趋势,这是感到比较欣慰的一件事。”杨吕驰说,因为每年看见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往往是家中留下七八十岁的老人甚至是几岁的小孩,对家庭的伤害特别大。而肇事一方,不仅要付出经济补偿,还要承担罪责。他说,有的家属以为交警看多了事故,已经麻木了。

  交警除了调查取证等正常工作之外,还要给家属做大量的解释工作和善后工作。比如安葬费,大部分家属不愿先安葬人,要赔偿,事故原因清楚了才愿意领尸体。

  “其实我们看到很多生离死别,对自己触动很大。”杨吕驰说,“一听到120急救车的声音心里就烦躁,肯定是哪里又出事情了。”

  国庆前不久,他的一个本家叔叔因交通事故死亡,才比自己大两三岁的这个叔叔,和他感情很好。叔叔出事后,他心里非常痛苦,作为家属去领取文书时,手都是抖的。经过这次事件,也让他有了角色转换的深切感受:“大队领导对我说,以后更要站在家属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更好地服务,得到事故双方的理解和认可。”

  提起家人,他的父母目前在乡下,两个妹妹还在读大学,自己有一个4岁的女儿。“出警有时要两三天甚至四五天,这个工作是又苦又累。开始爱人心里也会不舒服,现在倒也习惯了。”

  他说,有时会碰到当事人不肯撤除现场的情况,经反复解释,调查取证,同时还要安排另一方筹钱之类的事情。等到双方达成协议了,一般要两到三天,多至五天。由于金沙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处理的交通事故多而办案警力不足,有时会同时碰上两三起造成人员死亡的交通事故,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地工作对于杨吕驰来说是常事,而最让办案民警头痛的是一些当事人及家属的不理解、不支持,有时还会遭到辱骂甚至肉体上的伤害。

事故现场取证调查

  面对这一切,憨厚朴实的他并不在意,他总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今天能做一名人民警察,是我的光荣。我要用实际行动回报社会,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

  因此,他总是以一杯热水、一张笑脸耐心地向当事人及其家属解释事故情况,以真诚的笑容抚慰家属的心灵创伤。他认为,“笑容可鞠,待民如亲”应当成为交通事故处理民警的必修课。

杨吕驰接受记者采访

  提起这些年的成长,杨吕驰觉得,在如何做好善后处理和调解工作上,自己还有很多欠缺的地方:“大队的领导带我们带得很好,有前辈带着我们学习案件流程,学习如何调解,我们才能取得今天的这一点成绩。”除了学习,杨吕驰说他平时还喜欢打打篮球,锻炼一下身体。

  “学无止境,今后要更加努力地学习相关业务知识,提升自己的能力,为老百姓为当事人做好服务。”这,就是一名普通的交警今后的工作愿望。


作者:倪淑琴 通讯员 徐伟 潘静 编辑:高艺玮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