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法治贵州网 > 法治访谈

全社会应以包容胸襟呵护“女儿假”成长

2018年11月08日 01:05 来源:法制日报

  对话人

  中共江苏省委党校决策咨询研究中心教授 钱一舟

《法制日报》记者 孙安清

  用人单位勿斤斤计较

  记者:您谈到各方应该拥有包容、博大胸襟来看待“月经假”。那么,用人单位具体应持何种心态?

  钱一舟:我们需要厘清一些问题的认识,法律条例规定的“月经假”实施起来究竟增加企业负担几何?社会其他机构能否帮助消解分担?

  首先,各省市条例尤其是山东《办法》规定的“月经假”实施,有两个制度保障,其一是劳动法规定的女职工劳动岗位设定的禁止范围,已经有效地规避了女职工劳动岗位履职中可能产生的问题;即使个别特殊岗位需要,也是可以在一定时间段内通过企业内部岗位调整,规避“月经假”成本增大。其二,作为“月经假”的“病假”条件设置,可以有效规避制度的滥用,这对女职工自身的身心健康发展也是一道重要保障。事实上,我们很少看到一个单位女职工集体休“月经假”,一般来说,一名女性在终生从业中,需要休的“月经假”也不过几次而已;那么,一名女职工一生中的几次×1至2天的(工资+劳动绩效),能对一个企业构成多少负担呢?

  其次,“月经假”作为病症的病假享用,其应属于企业应当承担的社会福利“五险一金”的社会责任范畴,增加企业负担非常有限。并且,对经期女职工的特殊照顾是企业承担的社会责任范畴内的应有之意。反之,如果不注意女职工的生理特点安排适当的工作岗位和任务,不维护女职工的经期健康,会降低消费者对企业及其产品的好感,企业将会竭泽而渔,企业的责任负担反而会相应加大加重。

  再次,按照常识,女职工的生理期一般为3至7天,特殊情况为10天甚至半个月以上。作为病症病假休息需要,实际可能的病假天数应比地方法规赋予的权利可能要多许多,如一些小微企业实行计件绩效制,职工的一般病事假成本含在职工自身的工资收入中。企业所承担“月经假”负担也只有1至2天的工资支付,其余因疾病超出部分的休息成本由女职工自己承担了,“月经假”作为福利,不应再让女职工自己承担这1至2天的收入损失。用“1至2天”的福利权利表述,旨在通过法律规定,在最低程度上确认保障女职工这一特殊权利需要的合法性;同时,设置“月经假”病假1至2天规定,一方面考虑了法规的“必须有的权利”,另一方面也已经考虑了绩效制单位的执法成本。

  至于“月经假”带来的企业溢出负担,如岗位人员的递补成本支出,或因岗位人员缺少产生的产品交货延期等造成的损失等,如果损失巨大,从另一角度看,国家财政也会相应承担部分负担:即企业向国家交纳的税赋中应当有减负的可能。而从社会角度看,企业还可以通过劳动保险、医疗保险等途径对受到的损失进行转移支付。

  鉴于此,如果企业以增加负担为名,把“月经假”成本转嫁给女职工,那是对法律规定的漠视,这就应当归于企业经营者的法律责任履行和担当的问题了。

  女职工应理直气壮享有

  记者:女职工应该保持哪种心态来看待“月经假”?

  钱一舟:女职工需要纠正一个思维误区,即把“应有权利”简单地等同于“我必须享有”。这里的“应有”可以看作“享有”,但不是“享受”,虽一字之差,其含义却不同,其行为后果也不同。

  这好比是对公共道路交通规则规定“每个公民均有在公共道路上行走的权利”,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公民每天一定要使用这个权利到公共道路上行走一圈”。如果女职工在一般岗位上生理期到来时,能够通过个人的努力调节工作状态顺利完成工作任务,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去使用并享受这个“月经假”福利。这对于个人的发展和服务单位、女职工群体人格尊严来说,是一种多赢。反之,如果滥用这种权利,最终必然会损害女职工个人的职业信誉、职业健康发展的机遇,并有损及个人人格尊严和身心健康发展的可能;同时,其行为后果还会损及女职工的群体形象和群体利益,使群体的这一权利的正常使用受到伤害。

  “月经假”作为一个法律规定,一旦提审通过,是维护女职工就业的一项“护身法宝”。所以,当生理问题发生时,“月经假”是女职工的“应有权利”,女职工不应羞羞答答,而应“理直气壮享有”。从长远观点看,服务单位可能承担了职工1至2天休息福利的微小成本,但这不仅是对个人的健康和幸福负责,也是个人终生职业可持续发展必须投入的重要成本,其产出的效益不仅惠及个人,也惠及家庭、社会,更惠及所在的服务单位。

  应在劳动法框架下执法

  记者:执法部门应如何对待“月经假”?

  钱一舟:从上文中我们已经看到,一方面社会各界对“月经假”的认知和操作有许多理解歧义和尴尬,另一方面,“月经假”既有隐蔽性又有隐私性,还有个体的特殊性,无疑是劳动法及其系列法规体系中最难度量、最难执行的规定之一。一个好的公共政策制度运行不佳往往会伴生“政策执行力度不足”而形同虚设,或者会因“搭便车”的制度滥用及其“公地悲剧”后果而走向反面。一般情况下,可以通过制度的细化把一个个具体的可操作行为放到执行考核规程中,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维护这一法律制度的严肃性。

  劳动法实施后,国家层面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系列的司法解释和配套文件,如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原劳动部《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此外还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业促进法》《工伤保险条例》《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工资支付暂行条例》等。最近征求意见的《山东省女职工劳动保护办法》提出的“月经假”也是为嵌入这些制度体系的一种制度尝试。

  可以看出,保护女职工权益的法律法规日益完善,所以我们不应把“月经假”作为一个独立的法规体系来看,其本身是劳动法体系下的一个地方执行条例,是地方执行劳动法过程中维护女职工劳动保护的具体标准,应在劳动法框架中来实施,具体应当与劳动法的相关法律规定一道来执行。

  同时,我们还可以通过“月经假”法规执行过程中发生的问题来反检执法力度。如,因为“月经假”发生抬高女性就业门槛现象、企业转嫁“月经假”成本负担现象,或者歧视女职工设置职业发展障碍等,我们就可以用相关的法律规定对执法不力或执法过度进行纠错和制裁。

  记者:作为一名女性,关于“月经假”,您还想说什么?

  钱一舟:最后我想说,“月经假”是名副其实的“女儿假”,她的法律条文办法执行需要全社会的准确理解和支持。从小家来说,女职工是我们家庭中的母亲、妻子、姐妹、女儿,女职工享有的特殊权益保护,就是每个家庭享有的福利和人性尊严;从大家来说,完善女性劳动保护权利相当于增加了一倍以上的社会生产力,将大大增强整个社会乃至国家的文明素养和整体竞争力。因此,全社会都要采用“科学的态度”+“法律赋予的权利”,用一个个符合法律规范的行为,让社会对女性生理期问题有一个客观和科学的认知,接纳并包容女性生理的特殊需求,让女性站在阳光下释放智慧和能力,让世界因为女性而更加美丽。(来源:孙安清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孙安清 编辑:罗近人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