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法治贵州网 > 贵州监狱

为了这一声“爸爸”,他等了三年

2018年08月29日 10:31 来源:贵州省平坝监狱

  金桂飘香,阳光明媚,秋天气息扑面而来,得知自己有会见时,徐某坐立不安,呆望着窗外,这一天,他已等了1000多天……

  失联三载,焦虑重重

  徐某,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自投入贵州省平坝监狱服刑改造以来,因一贯表现较好,2018年3月得到减刑六个月。

  今年年初,徐某变得沉默寡言。在排查三无人员过程中,直管民警发现徐某已三年多未与家人联系,经询问,徐某表示,自己有两子一女,入监后家人来看过一次,但在2015年春节前后,家人的电话就打不通了。“三年多了,联系不上,不知道家里面是不是出事了……”徐某言语中充满担心和焦虑。

  情况上报到监狱后,服刑指导中心主任何厚江再一次找徐某谈话。了解到徐某的担心主要有三个方面,没有家人的电话,不知道家里的情况;自己入狱后,听说妻子也被捕了,不知道现在哪服刑;听说家里的房子要被拆迁,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徐某表示,虽然自己还有三年多余刑,但毕竟60多岁了,害怕自己到时候出去无家可归。

  四赴住地,多方寻亲

  徐某的情况,监狱非常重视,决定由服刑人员指导中心民警何厚江牵头,组成家访小组,开展寻亲工作,为徐某解除后顾之忧,让其专心改造。

  根据徐某提供的线索,家访小组赶到徐家,寻找到徐某的小舅子。得知徐某的房屋在徐某夫妇入狱后,因欠银行款已被拍卖,徐某妻子在省第一女子监狱服刑,大儿子因病去世,二儿子因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小女儿在安顺某公司打工,但已多年未联系。经走访村里多位可能与其女儿要好的邻居,也没找到其女儿的联系号码。

  徐某曾经的家

  其小女儿是徐某在大墙外唯一可以联系的人,寻找徐某女儿成了此次家访的关键。第二次,家访小组到徐某户口所在地公安机关寻求帮助,但是由于徐某女儿的户口没有挂在徐某的户口上,所以公安系统的人口信息无法查到其女儿的信息,无功而返。

  第三次,家访小组根据第一次走访时收集的线索,辗转到徐某女儿打工的安顺市某公司寻找。找到该公司时,该公司经理说,小徐已辞职了,但找到了徐某女儿在公司工作时留下的联系号码。经拨打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家访现场

  正当家访小组感到走投无路时,徐某村里的一个亲戚打电话给家访小组说,有一个号码可以联系到徐某女儿。家访小组用这个号码联系到了徐某女儿,但电话中徐某女儿表示不想去监狱探望父亲。为了解真实情况,家访小组决定再次赶赴安顺。

  徐某女儿表示,现在家庭支离破碎,房子被拍卖了,自己无处安身,四处漂泊;大哥过世了,二哥被强制隔离戒毒,家破人亡,自己在村里也受尽了他人异样的眼光;这些都是父母害的,她非常憎恨自己的父母。在民警的耐心劝说下,徐某女儿渐渐平复了心中怨气,终于答应到监狱看望父亲。

  当家访小组把家访的情况告知徐某时,徐某后懊悔万分,数度泪下。

  三秋挂念,终于释怀

  会见日到了,徐某终于盼来了自己的家人,当他们终于见到彼此时,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有的只是泪眼摩挲。

  看到这样的气氛,一旁的民警用手示意他们拿起电话,打破这样一个尴尬的氛围。徐某首先拿起了电话。

  “女儿,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一般,还好!”

  “家里还好吗?”

  “还好……”小徐僵硬的语气回答着,让徐某感到十分的尴尬和愧疚。

  “我知道你恨爸爸妈妈,我们对不起你,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当徐某说到这一句时,小徐再也忍不住,叫了一声:“爸爸,我想您!”眼泪悄悄地滴落在电话上。

  慢慢地,父女俩的关系开始缓和了起来,并开始唠起了家常,徐某的脸上也渐渐出现了笑容,他心中的焦虑,终于释怀。

  深受触动,决心改好

  徐某说,三年多来,自己一直牵挂着家里,感谢民警不辞辛苦找到女儿。女儿痛恨犯罪父母的情形对自己的触动很大,深感自己对社会对家庭罪孽深重。并表示,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去重建家庭,给女儿一个温馨的家。(来源:贵州省平坝监狱)


作者: 编辑:宁坤昊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