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法治贵州网 > 法治调查

清镇芦荻哨:村干部用土地款吃喝

2017年09月17日 12:31 来源:法治贵州网

  本网讯(本网记者 王小勇)贵州新华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与清镇市红枫湖镇芦荻哨村签订土地流转协议,在村里创建综合农业生态示范园,最后合作没达成,支付的30万元土地流转款却迟迟要不回来。

  钱究竟用在什么地方去了?

  经清镇市公安局调查:30万元土地流转预付款有数万元被村干部吃喝了。

  消失的土地款

贵州新华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与清镇市红枫湖芦荻哨村的签订土地流转协议

  2015年10月27日,贵州新华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与清镇市红枫湖芦荻哨村签订土地流转协议,计划在芦荻哨村四组新建综合农业生态示范园。项目占地约118亩,预计投入土地流转资金700余万元。

  与公司签订协议的甲方代表叫刘成红,时任芦荻哨村村委会主任,协议盖有村委会公章。

  协议签订后不久,公司并将30万元预付款打入了村委会提供的账号里。

  钱打了,但项目迟迟未见动静。

  原来是村委会在土地流转过程中,并未与农户达成一致,导致协议项目搁置。

  根据双方的约定,乙方应将甲方已支付的30万元预付款如数归还甲方。

  可时至如今,这笔钱,还是没有退回来。

  不了了之的调查

  那么,30万元土地预付款究竟去哪儿了呢?

  时任村主任刘成红怎么也说不上来。而红枫湖镇纪委在长达半年多的调查后,也不见音讯。

  “只要有人敢乱动老百姓或者企业的一分钱,他们都将一查到底,严惩不贷。”红枫湖镇纪委刘书记曾经在接受采访时信誓旦旦。

  然而,为什么会不了了之呢?

  芦荻哨村原党支部书记龙文书说出了这样一件事。

  2014年,红枫湖镇某领导的祖坟迁到该村时,是刘成红一手经办的,当时该领导自己只花几百元,而该块土地在流转时实际花了数千元。

  到底是不是这回事呢?

  记者不得而知,但红枫湖镇纪委一直没有调查结果却是不争的事实。

  吃喝的土地款

  刘成红是芦荻哨村原村委会主任,是他作为村委会代表,与贵州新华大宗商品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

  当后来公司找到村里要回30万预付款时,刘成红却称钱被用了,村里已拿不出钱。

  那么,钱究竟用到哪儿去了?

  清镇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报案后展开了调查。

  经查这笔资金的具体流向是:约11万元用于村委会购置电脑、座椅、窗帘等基础设施;10万元借给村民搭建葡萄架(村民承包的一事一议项目);3万余元用于村淘宝店刷流量;数万元用于吃喝;剩下的几万元在刘成红手中。

  数万元的吃喝费用到底是为公吃还是为私吃呢?

  经侦大队负责人说,他们找到了当初刘成红等人吃饭的店,只查实吃喝属实,但无法查实是为公还是私。

  拿不准的定性

村委会在签订协议时,预付款转至雷相国账户的证明,并盖有村委会公章

  经过调查还得知,该笔30万元土地流转预付款没有进入村委会账户,而是打入了村委会成员雷相国的私人账号里。但村委会在签订协议时,专门写了一份预付款转至雷相国账户的证明,并盖有村委会公章。

  就这样,刘成红将该笔资金进行了“体外循环”。

  然而,芦荻哨村原党支部书记龙文书的说法又不一样。龙文书称,村委会之前在购置电脑等基础设施时,欠了一笔账,刘成红并提议用这笔钱偿还。

  “我当时并不同意,最后在大家集体开会商量同意后,用了其中的3.6万元。”龙文书说,村里总共用了7、8万元。没有10多万。

银行汇款单据

  至于用于搭建葡萄架的10万元,芦荻哨村四组组长、芦荻哨村监督委员会成员李勤会则这样认为:葡萄园是刘成红与龙文友共同承包,是他们一起搞的项目,跟村里无关。

  钱已经用了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性质是职务犯罪还是合同违约呢?

  清镇市公安局在调查后认为,是村委会没有履行合同,属于合同违约,不属于职务侵占。

  清镇市法院认为,村委会收款后确实想按协议履行,但因为水源保护的问题最终无法兑现承诺,建议用民事调处。

  清镇市检察院认为,村干部的职务犯罪一个是职务侵占,一个是挪用资金,但这件事情如何定性他们拿不准,原因是这笔钱不知属于合同款还是属于村集体资金。经侦大队负责人称,既然合同加盖的是村委会公章,就应视为村集体资金。

  吃喝就是非法占有

  贵州奔达律师事务所张格彬律师认为,刘成红这一行为属于非法占有,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张格彬说,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村委会收取的30万元是村集体资金,因为刘成红作为当时的村委会主任代表村委会签订合同,收取30万元系村主任这一职务行为。

  其次是30万元的流向必须得合理合法,且应均为村委会集体事务方才合法,如果因为无法查证属实的款项,应该由具体当事人负责举证证实,否则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那么,村干部吃喝的那部分款项,相关部门又无法核实到底是为了村集体利益还是私人吃喝的,应该视为刘成红等人非法占有,因为吃喝就是非法占有的一种形态,数额较大的构成刑事犯罪,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

  村民的举报

线索材料

  6月22日,芦荻哨村曾经的村干部向有关部门递交一份“关于刘成红挪用村集体资金的线索材料”。

  在这份举报信中,罗列了刘成红从2013年至2015年担任芦荻哨村村主任期间,涉嫌挪用村里各种管理费、提成、鱼塘承包费、村集体土地租赁费、虚报就餐费、工资及与企业合作等费用共10笔,金额合计47万余元。(记者 王小勇 来源:法治贵州网 编审 田建红)


作者:王小勇 编辑:杨雨蕉

本网各平台二维码,扫一扫新闻更精彩